秭歸好柚子,如何大步出深山

圖為:磨坪鄉升坪村柚子種植基地。

  記者調查

  農產品要走出大山,“走”到附近鄉鎮往往是第一步,這也是農村物流的“第一公里”。

  這“一公里”的路程順利嗎?10月上旬,記者來到秭歸縣磨坪鄉,探尋鄂西大山中的優質農產品貢水白柚的“出山”之路。

  大山深處種出好柚子

  群山環繞,云霧繚繞。磨坪鄉,平均海拔1300米,距離秭歸縣110公里,是秭歸縣西南部最偏遠的一個鄉鎮。

  半山腰上,一顆顆套著牛皮紙袋的柚子掛在枝頭,散發出沁人清香。這天下午,恰巧遇到受邀前來考察貢水白柚生長情況的省農科院專家們。“種了20畝柚子,今年有8畝進入豐產期,產量4萬斤不成問題。按照目前的市場價,預計年收入8萬塊錢!”看著枝頭稠壓壓的大柚子,當地的種植大戶、村民周立柱說。

  據了解,磨坪鄉轄區內一共12個村。2012年,作為發展農業產業、實現鄉村脫貧的重要措施,鄉政府根據種植條件,發動升坪、銀坪、楊林、三墩巖、一籃5個村試種恩施宣恩貢水白柚。目前,5個村的種植面積已從最初的30多畝發展到現在的4200多畝。

  升坪村農戶鄧中全介紹,為了鼓勵當地農戶種植柚子,幾年前,磨坪鄉鎮政府安排專人對農戶進行種植、采摘培訓。

  省農業科學院首席專家孫中海教授說,磨坪鄉海拔高,氣候寒冷,能種出這么好的柚子實屬不易。整體看來,樹體管理水平高,柚子外形美,風味濃,一棵樹能結40個至50個果,一畝地大概能實現1500公斤至2000公斤的產量,對促進當地脫貧致富具有重要意義。

  山高路遠“出山難”

  水泥路蜿蜒狹長,如一條玉帶纏繞青山。收購的大卡車進不來,停在村外。摘下的柚子只能靠農戶自己拖出去。優質的白柚從山坡村上,走到城鎮人家餐桌上,并不容易。“我們的柚子基本上都是自產自銷,除了以每斤2元的零售價賣到磨坪、茅坪附近鄉鎮,很多都爛在地里了。”說起去年自家種的15畝柚子地,60歲的升坪村農戶鄧中典有些惋惜。

  前幾年,隨著互聯網滲入農村,很多農戶嘗試在網上銷售,但不少人嗆了水。“從村里拖到磨坪鄉鎮要1個多小時,從鄉鎮物流網點發貨,每斤貨物至少要1.5元,而柚子1斤才賣2元。2000斤的柚子發物流,運費可能都要1500元。”磨坪鄉升坪村農戶張園園曾嘗試通過微商,將柚子發往浙江、上海、廣州等地,最后因為物流成本高而放棄。“以前也在淘寶上賣過,自己不會宣傳,物流成本又太高,后面就沒有做了。”周立柱表示,不如每次多拖一點,或是順路帶一點到縣城,費一兩百塊錢油錢,比網上銷售省心。

  磨坪鄉集鎮所在地,簡陋的郵政所空間狹小、墻壁斑駁,57歲的賈宗軍是這里唯一的投遞員。賈宗軍說,村莊分散、郵路長,包裹收寄時間長,派送人手少,通過鄉鎮郵所將農產品銷往外地的農戶就少了。“柚子滯銷影響了農戶種植的積極性。”升坪村駐村第一書記呂品表示,村民們都盼著盡快打開農產品銷售渠道。

  “農民經紀人”被寄予厚望

  記者在走訪調查中,發現一群活躍的“農民經紀人”群體,給貢水白柚走向更遠的市場帶來了希望。

  10月12日一大早,七公主果園負責人付玉軍就在山上四處查看農戶的柚子地。“我們將磨坪鄉的土豆、核桃、獼猴桃集中收購,安排大車托運到縣城,分揀,包裝,再讓電商運營團隊上架到郵樂網、京東、淘寶、拼多多等電商平臺,最后銷往全國各地。”付玉軍告訴記者,除了電商渠道,還會將這些農產品投入到七公主果園線下門店,或銷往長期合作的水果商販手中。

  2015年12月,付玉軍在秭歸縣成立七公主果園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建立農產品中轉廠房、采購加工設備、辦農產品收購基地,逐漸形成“公司+基地+農戶”產業鏈模式。目前,秭歸縣約有1000余名像付玉軍一樣的“經紀人”,一頭牽農戶,一頭連市場。對于自己的工作,他總結為“賣本地的貨,賺外地的錢,鄉親們發財我高興”。

  為解決磨坪鄉農產品進城難的問題,今年年初,鄉政府引進了七公主果園。升坪村黨支部書記張玉寶介紹,今年,磨坪鄉5個村的柚子都將享受七公主果園從采摘、公路分揀、倉庫洗果、挑瑕疵果、包果分揀、優質果分揀、抽檢、銷售“一條龍服務”。

  不過,將農產品從田間運到縣城過程中,付玉軍也遇到過不少問題,“要是農村基礎設施建設完善了,農產品出山將會更加方便”。

  磨坪鄉鄉鎮書記王革表示,除了引進像付玉軍這樣的農產品經銷商,正在規劃修建一條二級公路,主要針對巴東地區的動車和高速。屆時,從磨坪鄉集鎮到野山關鎮只需40多分鐘,到巴東動車站僅需1個小時,農產品進城將會更加便捷。(左晨、周唯、代朝清

“第一公里”難在何處

  如今,藏在深山的農特產品日益受到消費者的追捧。

  然而,現實中,不少農產品在出山時,仍在遭遇著“第一公里”瓶頸。

  來自省統計局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農村地區快遞業務量占全省快遞業務量的比重僅為6.5%,其中農村地區向外投遞的業務量不到農村地區收到的快遞業務量的一半。

  農村物流“第一公里”究竟難在何處?

  華中科技大學管理學院物流系主任李建斌教授認為,質檢、揀選、稱重、打包、包裝等操作均需要在“第一公里”環節中完成,但農村物流配套設施、人員技術經驗均較為缺乏,難以滿足所需要求。不少地區農產品種類多,供應點分散,產量規模不一,農業生產現代化程度較低,無法達到規模效應,導致集貨成本高,時效性難有保證,既難有成本優勢,也難有效率優勢。

  此外,農產品通常具有易腐爛、易損耗、季節性強等特點,對農村物流破解“第一公里”提出了嚴峻挑戰。

  如何讓更多農村“土貨”順暢出山?

  武漢市物流協會秘書長石君認為,要解決農產品進城的問題,一方面要積極發揮“農民經紀人”的作用,以大型農產品經營公司和電商平臺為主體,主導一個地區或某一個類型農產品,實現一體化、規模化、集約化運營。另一方面,要配齊農村物流基層網點,在縣城建設具有一定規模的物流中轉基地,為農產品提供儲存、保鮮的空間。這樣才能將農產品生產、采摘、運輸、銷售整個環節完全打通,有力帶動地區農業產業化發展。

  湖北省人民政府咨詢委員秦尊文表示,完善的農村物流體系能夠推動農產品流向市場、促進農村生產消費升級,對農業供給側改革、鄉村振興戰略的推進具有重要作用。要重點加強縣、鄉、村三級物流體系建設,在行政村建設村級電子商務服務站,整合商貿物流快遞資源,完善路、網、點等農村電商配套基礎設施,并為村民提供農村電商培訓、農產品創業指導等服務。(左晨

責任編輯:姚盼

支付宝网赚计划怎么赚钱